★、Dearly

青黄 这一路走来 1

糖心蛋:

伪兄弟,年下,竹马竹马,养成,大概是个关于亲情,爱情,和破小孩们携手成长的故事


1


午时阳光正好,斜斜一缕照进来,落在细瓷盘鲜嫩可口的虾仁上,包裹浓郁芡汁的虾仁被一双竹筷夹起,递到他嘴边,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未来的“父亲”,以及一双从饭局开始就饱含敌意的眼睛。


分明是双很好看的眼睛,却因无端的嫉妒显得讨厌。


“大辉……”母亲提醒他,“快谢谢叔叔。”


于是,他乖乖张嘴囫囵吞下,几乎是不耐烦的嘟囔句,“谢谢叔叔,可我不爱吃虾。”


男人还未收回筷的手明显一顿,尴尬在母亲迅速给青峰一记后脑勺抽后化解。


“对不起,这孩子从小野惯了,不懂礼貌。”


“没事。”男人温和微微一笑,罢手,“性格直爽,和你一模一样,长大后肯定特讲义气。”


风度翩翩的样子看得青峰一阵牙疼,呸,人模狗样。


“不爱吃就别吃,不如拿去喂狗……”


这声被大人们融洽谈笑掩盖住的嗤笑分毫不差跌进青峰耳朵里,哦,打从他伙同一众军区大院小伙伴上树捕鸟、泥地打滚、溪边钓小龙虾开始,大伙儿就给他起了个别致的外号——狗耳峰。


嘿,还真别说,特名副其实。


 


他一把揪住对面打开始就不停朝他翻白眼的金发小子,在母亲“大辉你干什么?”的惊呼下,恶狠狠对他眯起眼睛,“你找打是不?“


威风还未逞完就被母亲一巴掌打掉狗爪子,揪起耳朵训斥,“两天没打你皮痒了是不?真当自己是小霸王啊?信不信明儿就把你扔你外公营里去……”


“你本来就把我扔他那里!”


“哟,还敢顶嘴?”


“痛痛痛……耳朵要掉了……雪蕙我错了……”


“你叫我什么?”


“痛痛痛……妈……”


这一声“妈”叫得雪蕙心头一软,呼撸下儿子毛乎乎的狗头,略带歉意对男人点点头,“对不起呀,都怨我工作太忙,没时间照顾他,长期把他丢我爸妈那儿,给惯成这狗脾气……”


“老人家都这样,隔一辈就盲目宠溺,我爸妈也是,你看凉太不也被他们惯得……”男人话未说完就被一声清脆的童音打断。


“爸爸——”方才被青峰的举动吓着,躲他怀里寻求安慰的小家伙此刻正襟危坐抬起头来,眉眼都纠结到一起,很认真的为自己辩护,“我没有被惯坏,我……我……”


见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急躁得两只小手不断抓椅背,男人果断将他重新揽入怀里一边轻声安慰“好好,你没有……”一边对雪蕙抱歉笑笑,无声道出三个字,倔骨头。


就这样,狗脾气和倔骨头完成了他们人生中第一次会面。


 


事后,狗脾气一副小娃娃非装深沉样,老气横秋躺他外公家的沙发上,做抖腿流氓状评价倔骨头:跟他爹一样满头金毛,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斯文败类,呸!然后被他妈拿柳棍抽到满屋子乱窜。青峰外公抖着腿一边品毛尖一边欣赏日日重复上映的家族大戏——鸡飞狗跳,风轻云淡的道:“别把辉儿打瘸咯!“


青峰雪蕙悴郁的看着为老不尊和小不正经,在青峰大辉上蹿下跳的“外公,说了一千次别用儿化音叫我,好恶心!“的抗议以及青峰外婆凑热闹一口一个”辉儿,辉儿“的逗趣下,心累如狗的坚定势必要再婚的决心。


 


而倔骨头呢?


他正背着书包,着一双干干净净不着纤尘的软皮鞋和熨烫贴服没有一丝褶皱的蓝白校服,眉眼弯弯,活像株迎阳而绽的向日葵,笑着跟同学们说再见,引来不少前来接小孩的家长的侧目以及路过行人的驻足。


大抵人一生中总有某个时刻会指着某个人自豪的夸赞道,“看,这就是XXX,我朋友!“,这出于友善又有点可爱的炫耀之于三小的学生们来讲,可归于一句话——”嘿,你知道吗?黄濑凉太今年和我同班呢!“


大概是出于小名人的自觉,在别人眼里的黄濑从始至终都温和并友好,不对什么过分执着也不对什么过分寡淡,他总是弯起好看的眼睛对别人的请求浅浅笑着应声好,温温柔柔,却总有层捅不破的隔膜立在那里。大家都夸他懂事乖巧,他想,这就对了,他要更懂事,跟乖巧,这样……这样爸爸眼里才只有他一个人。


可,当父亲搂着他细心跟他解释语文作业里“家好月圆“这个成语的含义后,低沉温柔的问他:”爸爸给你找个妈妈,好不好?“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错愕——我究竟哪里还做得不够?


他没有反对,但也没有点头,只轻声说:“爸爸,你觉得好,就好……“


 


但,当他被父亲领着去见未来的“妈妈“和”弟弟“,当他看见父亲柔声细语的劝那一脸凶神恶煞又黑又没教养的家伙多吃点时,心里滋长起疯狂的嫉妒,他恨不得用眼刀子砍掉父亲搁那小煤球寸头上的手。可他不能,他要做最听话的孩子,即使心里再不甘再不怨,他也要忍耐,因为他不能成为父亲的累赘,也不想。


那天,难以言状的负面情绪死死萦绕他整顿饭,直到那小煤球在分别时突然冲过来往自己怀里塞一把糖。


只见他想笑,却只能纠结出一脸凶巴巴的要笑不笑的诡异表情对他道:“看你苦大仇深的,一定是今天没吃糖……喏,给、给你……先说好,我可不是在跟你道歉啊!”说完一溜烟窜回他母亲身边,那眉目清秀的女人笑着竖给他一记大拇指,然后把小煤球揉进怀里搓来搓去。


黄濑捧着糖,有些目瞪口呆,再抬眼,见那母子俩仿佛心有灵犀似的一齐挥手冲他们道别。


那笑容融进了阳光,正午,炽热又耀眼,让他有一瞬想流泪的冲动。


 


车在校门口堪堪停住,黄濑彦川从车窗里探出头,冲儿子招招手,小凉太三步并作两步爬上车,在副驾驶稳稳坐好后,才将哽在心间很久的话说与父亲听。


“爸爸……“


“嗯?“


“你可以不结婚吗?“


彦川没有回复,将车停在路边,这才回过头拍拍黄濑的头,问道:“为什么?“


黄濑拽着校服边搓啊搓,快搓成条了才踟蹰出一个半真半假的理由。


“我讨厌他。“


“谁?“彦川问道。


黄濑有些心虚,不敢直视父亲双眼,左顾右盼道,“那个黑黢黢的……“


“哦,大辉呀!“彦川笑着截断他,再笑着否定他,”我并不觉得你讨厌他,说实话。“


被一语戳破,黄濑顿时有些痛恨所谓父亲的直觉,干脆破罐破摔将心底话全抖出来,活像只泄气的小皮球。


“我觉得我们俩可以生活的很好,我不需要妈妈,也不……不需要弟弟……“他有些着急,竟有些语无伦次,”我会更懂事的,会快快长大,我可以……我可以提前成熟!“


这幼稚又可爱的成熟发言引起父亲一阵大笑,黄濑当场窘迫得无以加复。


“爸爸,别笑了……“


黄濑彦川捂着肚子,眼角飙泪,看着儿子尴尬羞红脸的摸样心里阵阵发软又不住酸涩。


“我笑你还是个孩子。“他拍拍黄濑头顶,说道。


黄濑赌气似的别过头,嘟嘴抗议,“我不是,我长大了,我可以帮你分担更多……“


“可爸爸想让你当个孩子……“


黄濑小炮仗般喋喋不休的觜倏的闭上了。


他看了看父亲,狠狠抽了两鼻子,仿佛在忍耐什么,却没忍住,终像个正常的八岁小孩扑进父亲怀里,嚎啕大哭。


父亲张开双臂笑微微接受小家伙糊自己一身眼泪鼻涕,一面轻轻拍打他背一面好似心中落下大石般长舒一口气,“看吧,果然是个孩子……“


黄濑拖拉着两道清鼻涕,小脸皱成一团,哭得直抽抽,仍死鸭子嘴硬梗脖子狡辩道:“我不是!“


 


彦川和雪蕙婚礼那天,狗脾气第二次见到了硬骨头。


他穿着一身儿童白西服,下巴快掉地上似的围着黄濑转啊转,直把自己转到头重脚轻,才扶助椅子指着黄濑大惊失色道:“原来你是个姑娘!“


“姑娘“当即撩起裙子跟狗脾气干了一架,直到双方大人惊慌失措将在地上滚得难舍难分的两小孩抱开。


青峰踩着她妈的婚纱,捂着被黄濑撞青的额头,破口大骂:“我不要你这样的泼妇当我姐姐!“


黄濑揪着他爸的礼服,揉着被青峰踹红的膝头,七窍生烟原地跳脚回骂道:“我也不要你这么个眼残当我弟弟!“


一来一回,你来我往。


在一白一黑俩面团毫无破坏力的口水战中,一对新婚夫妇不禁为今后注定鸡飞蛋打的生活感到堪忧。


黄濑爷爷乐呵呵看着远处的硝烟战火,转头对青峰外公道:“亲家,我说的没错吧,没有女花童不要紧,有咱家凉太在,一切不是问题!“


青峰外公依然抖着腿,心花怒放的哀伤道:要真是个女娃娃就好咯,亲上加亲,多棒啊!


 


那日的婚礼在喜乐融融中落下帷幕,当大人们把在户外撒欢打滚一天、把自己从白马王子滚成黑泥山寨王的青峰和被阿姨姐姐们各色唇彩印满身的黄濑一齐捉进浴室洗澡时,黄濑听到了此后二十年中青峰唯三次对他说的对不起,之一。


 


只见青峰盯着黄濑下身,再次下巴快掉地上般的,面色诚恳的,郑重的,真心的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评论

热度(83)

  1. peng-mei-1989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2. 沉小默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3. 我想继续爱你、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4. listener.yao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澍奈奈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
  6. ★、Dearly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